【双花】夏眠(2016孙哲平生贺)

*对话流,ooc

*孙哲平生日快乐

 


又是一年八月。

楼冠宁提出晚上请吃饭来为大神庆生,现在才是中午,战队宿舍里除了孙哲平自己也没别人。吃饱喝足后身体便容易放松下来,加之午后燥热的阳光又晒得人不想动弹,孙哲平决定先睡个午觉。

空调送风的声音趋近于无,窗外也安静得连一丝风都没有,孙哲平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
 

另一个世界。

再睡一夏吃完午饭刚走出馆子,就被刺眼的光线打败了,于是就近找了棵树底下靠着,闭起眼睛。正如他的名字一样,每到夏天他就处于一种休眠的状态,除了别人找他有事,他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去睡觉的路上。

今天也毫不例外。

 

平凡的夏天,平凡的午后,发生了一件不太平常的事情。

他们相遇了。

 

梦的开始谁也不会记得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们已经面对面站着了。

孙哲平倒也没那个心思用自己的脸建号,但再怎么说也是自己一手带大的账号卡,即使是系统脸也不影响气场的相近。这样看着“另一个自己”,感觉有点奇怪,又有点新鲜。

未等孙哲平开口,再睡一夏就先出声了。

“孙哲平?”

他疑惑的皱了皱眉,一边微微向上扬起。

“嗯,你是再睡一夏。”

孙哲平看起来就淡定多了,他像是见到老朋友一样走上前,打量起这个刚陪自己走完一个赛季的搭档,在发现他还比自己高出一点的时候发出一声轻叹。

 

“所以,这是个梦?”

周围一片漆黑,两人便席地而坐,不过从对面改为了并排。

“是吧。”孙哲平转头看到人还是一副困惑的样子,又问,“很奇怪?”

“是很奇怪。”再睡一夏也转过头,一脸认真地说,“我从不做梦。”

“是嘛。”

“嗯,一定有什么原因。”

“可能因为今天是我生日。”

“哦?”再睡一夏终于恍然大悟,“祝你生日快乐啊。”

孙哲平没应声。他还是感觉很奇怪,虽说脸是不一样,但声音可是一模一样啊,听着自己的声音祝自己生日快乐……

这次倒是再睡一夏比较淡定,他抻了抻肩膀,盘起腿来。

“聊聊天儿呗,等梦醒了就能走了。”

“聊什么。”

“比如……”再睡一夏忽然露出一个略显顽皮的笑,“你和张佳乐的事。”

 

孙哲平觉得他起来就像个八卦父母罗曼史的孩子。

 

“我第一次碰见张佳乐,是在西部荒野。

“那次团战,就看着一团光在人堆里闪来闪去的,名字都看不清。

“但我一眼就看出,他是所有人里技术最好的。

“杀到最后,就剩我们俩了。

“最后是我放倒了他,不过是他先打空了蓝,不然还得重来。

“当时我就觉得……”

“他特好看。”

“……啊?”突然被打断,孙哲平感到有些莫名。

“没事,你继续。”

孙哲平瞥了旁边一眼,只见再睡一夏耸耸肩,表示当我什么都没说。虽尚存疑问,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。

“我就想,‘就是他了’。”

“你这是找搭档还是找对象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闭嘴,你继续。”

“然后我就问他要不要一起来个组合,后来就有了百花战队,进了职业联赛,第三赛季拿了亚军……”

“你会不会讲故事啊。”

“不会。”

“……”

看着再睡一夏吃瘪的样子,孙哲平心情大好。

再睡一夏撇撇嘴。

“算了,这些事儿我基本都知道。不如说说,他们是怎么给你庆祝生日的?”

“这个啊……”

 

孙哲平的生日在夏休期即将结束的时候。

以前在百花,队员们纷纷选择提前归队,一起出去搓一顿,再到KTV吼上个把钟头,为队长庆祝生日。

孙哲平对自己的生日不怎么上心,也不跟人主动提,还是张佳乐在他身份证上看的。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,反正他抢人身份证的时候是说“让乐哥看看你证件照是个什么傻样儿”,虽然他也真的笑了好久。

百花队员第一次集体给孙哲平过生日是第二赛季,由张佳乐偷着张罗的,打了孙哲平一个措手不及。就是进门时放个拉花,乱七八糟的唱着生日歌,再端上个插着蜡烛的蛋糕这样俗气的套路,不想竟意外收获迷之害羞队长一名。他就跟门口柱着,愣愣地看向一群人,好像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,就差闹个大红脸了。一群人看着主角没动静也顿时停下动作,甚至开始怀疑副队情报的真实性。最后还是张佳乐第一个反应过来,大笑着一胳膊搂住人脖颈:“不是吧你,这就害羞啦?”其余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谁也想不到平日看着拽得不行的队长还有这么一面,一块儿跟着瞎嚷嚷起哄。

这就成了百花战队的一个习俗。

一开始孙哲平还怪不好意思的,后来张佳乐说,大家就是找个机会一起玩儿玩儿,给你庆祝生日是顺便的。这话起没起作用不知道,反正之后孙哲平对生日祝福的反应倒是自然了很多。

直到第五赛季,孙哲平退役。

 

“不错啊,一定收了不少礼物吧。”

“嗯,净是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。”

“有就不错了。”再睡一夏遗憾地表示为什么账号卡没有生日可以过。

孙哲平噗嗤一声笑了:“那我送你一个?”

“装备啊,我又不缺。”

“也是。”

沉默了一会儿,再睡一夏又问:

“那你和他分手了吗?”

“嗯。后来就没联系了。”

 

他们正式确定关系的时间没有别人想的那么早,一直到第五赛季前夕才算好上。张佳乐先告的白。

那天正好是孙哲平生日,大家按照惯例闹腾了一晚上,还破例喝了点儿酒。

张佳乐大约是有些醉意,回宿舍的时候步子不是很稳,孙哲平伸手去扶他,他就顺势挂到了人身上,或者说,撞到人怀里。

他抬眼瞪着孙哲平,一手攥紧了人衣服胸前那片。

“孙哲平,我还有个礼物给你。”

“什么?”

张佳乐不由分说的手臂使力往下一拉,头迎上去,在对方的唇上撞了一下。这是个不太像样的吻,孙哲平只觉得被撞得生疼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

他们分手的时候,也是八月。

孙哲平在屋里收拾东西,张佳乐不知道跑哪儿去了,就留他一个人。

也许是在生气。孙哲平想。

在他拉着箱子准备走的时候,就见张佳乐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,手上还拿着什么东西。

果然是在生气。

这样想着,来人手里的东西就被塞到了自己怀中。

孙哲平下意识地问:“这啥?”

“生日礼物。”张佳乐恶狠狠地说,眼神像是能化作刀片。

“分手快乐。”

 

“嗯。”再睡一夏难得的没做评价。

又是一阵沉默。

最后还是由好奇宝宝再睡一夏的提问打破。

“那现在,你还喜欢他吗。”

 

第十赛季,孙哲平复出义斩。

尽管四年过去,只消一次眼神的对接,那份藏于心底的便被唤醒。

孙哲平很快就意识到这一点,可是对方似乎并不买账。

 

“我都追到百花缭乱了,你行不行。”

“闭嘴,”孙哲平终于有些不耐烦了,“安静做卡懂吗。”

“不懂。”再睡一夏勾了勾嘴角,“你在害怕什么。”

害怕?

孙哲平刚想反驳,再睡一夏又接着说:

“你还喜欢他,就去追回来,大老爷们儿磨叽什么。”

孙哲平愣了愣,又释怀般的笑了。

是啊,都已经确定了两人的感情还在,他还犹豫什么呢。

他伸手拍了拍再睡一夏的肩膀,站起身。

“当然。”

再睡一夏也站起来,背对着他。

他们好像都明白了接下来的事。

 

梦该醒了。

 

“孙哲平,生日快乐。”

 

最后他听到他这样说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孙生日快乐!!!

差一点没赶上末班车……好难过……

又是赶在最后很仓促的结尾……我还能不能行了……切腹自尽

 

PS.“他特好看”是落花狼藉说的www

评论(4)
热度(9)

© YOSHIKO | Powered by LOFTER